末平

关于后继
        “小君不喜欢这样吗”曦月低语“不……呜……喜欢”君子已无法看清眼前的事物,却看见一双眼睛,充满情欲与兽性,炙热着自己的身体。再后来发生的事,小君已经无法完全记清。自己在昏晕中被惊醒,又在铺天盖地的快感中沉沦。眼前再无它物,只有曦月,耳边再无声响,只有二人交织的喘息。
        已无法再思考了,世界在眼前被撕毁,继而又重合,撕毁,重合,如此反复。“小君”“小君”“小君”只有曦月,热情地,急躁地,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自己的名字。小君的眼眶流出泪水,他抱着曦月,痛苦着,却又快乐着。

一个垃圾写手的日常
       “很晚了,到我客房中睡吧。”君子看着曦月温柔的笑容,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 曦月走在前头,领着君子走向客房。月亮的柔光笼罩着曦月,一身白衣在此时显得格外温柔,君子看着他的背影,不禁红了脸。
        曦月将君子送入客房后,叮嘱了他要好好养伤后,便离开了。门关上时,君子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君子也不知道自己从何时起,就对曦月这个前辈有了说不明的情愫。以前只从无剑口中知道他,真正见到他时,却早已经沉沦了。但是,君子看的明,曦月对孤剑有着何种感情。曦月望向孤剑的眼神,就如自己望向他一样,不,甚至说比他更加深沉,有着不加掩饰的爱意与独占。他们两人之间,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。
        君子闭上眼,不再想,入睡了。
        再醒来,眼前却不是熟悉的客房。
        身上早已没有衣物掩饰,粗糙的麻绳让君子洁白的躯体磨出了粉色的暗痕。君子被戴上了口球,银白的唾液顺着唇角滑下,一双手玩弄着君子胸前的两颗红豆。是曦月!君子不可置信地看向他。“小君,你真美啊。”曦月摘下君子的口球,不由分说地向君子的双唇咬去。君子发出哼声,却被掩盖在曦月愈发加深的吻中。血混着唾液,在两人的口中混合,曦月将舌头探入君子口中,侵略性地逼迫着君子的舌头与自己接触。君子被吻地起了情欲,双颊染上不自然的红色,耳朵更是通红,曦月低声笑了起来,“我会让小君很舒服的”,曦月将手指探入君子口中,玩弄着他滑润的舌头。后将手指在君子粉嫩的奶头上画着圈圈,让它染上君子的唾液,挺立起来。另一只手在君子下身上下套弄,时而抚摸上面的铃口。“小君不喜欢这样吗”曦月在君子耳旁低语。“不……唔……不喜欢”曦月加快了速度,一股白液喷射出来,君子喘着粗气,在方才的快感中无法回神。